遗产


纳瓦布的加尔各答

问题 03, 2019


纳瓦布的加尔各答

阿扬德拉里 杜塔 |作者

问题 03, 2019



当阿瓦德王朝最后一位统治者(Nawab)瓦吉德·阿里·沙赫(Wajid Ali Shah)被英国人流放到孟加拉时,他在这座欢乐之城创造了一个迷你勒克瑙。在这里,他的玄孙沙亨沙米尔扎将向我们讲述那段往日的辉煌。

40年前,当奥斯卡获奖导演萨蒂亚吉特·雷(Satyajit Ray)来到加尔各答郊区梅蒂亚布尔兹(Metiabruz)的城堡(Imambara),为他标志性的电影《沙特拉尼克希拉迪》(Shatranj ke Khiladi)(1977年上映)取景时,这可能不是一个随机的选择。这个位于加尔各答西南部梅蒂亚布尔兹的城堡是被英国人废黜的阿瓦达王朝的第10任也是最后一任统治者瓦吉德·阿里·沙阿(Wajid Ali Shah)流亡时居住的地方。对于这部巧妙地描绘了这  虎落平阳的君主和其衰落王朝的电影来说,这无异是个绝佳的拍摄地。如今,唯一能展示这位君主自1856年起在这里度过的31年光阴的遗留之物 ,只剩下这座庞大的城池(imambara)、其在开始流亡生活近十年后建造的宏伟的沙阿清真寺(Shah Masjid),以及他的玄孙沙亨沙阿米尔扎(Shahenshah Mirza)的记忆。在把纳瓦布驱逐出勒克瑙的同时,英国人不仅夺走了他安逸的生活,还没收了他拥有的土地和财产。但这位坚韧不拔的国王并没有被打败,他在梅蒂亚布尔兹建造了一座他最喜欢的城市的复制品——他把勒克瑙带到了昔日的加尔各答。他建造了一个动物园,将放风筝,勒克瑙烹饪,勒克瑙音乐和舞蹈,以及勒克瑙的刺绣(chikankari)逐一引入了这个城市。孟加拉的精英们被这名国王所带来的的灿烂文化而深深折服,从此开始了孟加拉邦与勒克瑙王室遗产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内部取景的西卜泰纳巴德伊曼巴拉入口大门

独座平房

在加尔各答,瓦吉德把梅蒂亚布尔兹(Metiaburz)的11号房屋用作自己的落足之地,这里曾是当时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劳伦斯·皮尔爵士(Sir Lawrence Peel)的住所。当这位昔日的君主搬进这间屋子时,他将其改名为苏丹哈纳(Sultan Khana),并开始将该地区改造为人间天堂(duniyabi jannat。如今,这座平房被称为BNR 舍馆,是东南铁路公司 (South Eastern Railway)总经理的住所。这座建筑平时不允许外人进入,但是如果得到东南铁路公司的许可,可以组织参观。

小型勒克瑙

与瓦吉德形影不离的家庭与宫廷成员和随从们一起定居于梅蒂亚布尔兹,并开始推广了乌尔都语的使用,以及诸如舍瓦尼斯(Sherwanis),丘丽达(Churidar),萨尔瓦·卡米兹(Salwar Kameez),沙拉拉·加拉拉(Sharara-Gharara)之类的服饰和斗鸡、放风筝、摔跤之类的运动,还像他们在家乡一样组织了诗歌研讨会。这位昔日阿瓦德的统治者是位伟大的食物鉴赏家,因此同样的热情也反映在了梅蒂亚布尔兹(Metiabruz)地区。养育家鸽(kabootarbaazi)这种的皇家传统就是在这一时期形成的,这位君主自己就拥有大约24000只鸽子。像印度炸鸡(murg mussalam),印度香饭(biryani),鹧鸪(bater)、羊肉馅丸子(Nargisi Koftas)、甜米饭(Mutanjan)、牛奶面包(Sheermal)和糯米果干(Zarda)这样令人垂涎三尺的异国风味菜肴,都是由跟随瓦吉德来到孟加拉的阿瓦德厨师在皇家厨房里烹制的。沙亨沙·米尔扎说。来自加尔各答的贵宾受到了这位昔日君主的盛情款待。然而,随着纳瓦布的去世,这一辉煌的过往也随之消逝退却。在其去世时,瓦吉德·阿里·沙阿的地产达到了257比哈斯(Bighas)之广,,其中矗立着约20栋建筑。令人惋惜的是,被保留至今日的只有他的清真寺。

沙希清真寺——铁门路

顾名思义,铁门路的的大门是用铁做的,标志着通往国王的领地的入口。在这条路上,巍然矗立着一座建于1856-1857年期间的沙希清真寺(Shahi Masjid)。这可能是瓦吉德建造的第一座供他个人使用的建筑。故事是这样的:纳瓦布邀请了所有一日不落认真完成每日五次祈祷的人前来为这座清真寺奠基。当无人出现的时候,他就亲自上阵了。这座建筑没有圆顶和尖塔,还有一个并不能使用的喷泉。现在,它被用于祈祷前的净化。

救济院 

救济院(Bait-un-Nijat Imambarabait-un-Nijat Imambara)位于花园河段路(Garden Reach Road),靠近卡迈勒电影院(Kamal Talkies)。它也被称为侯赛因尼阿(Hussainia),阿舒尔卡纳(Ashurkhana)或伊曼巴拉(Imambara),是一个举行宗教仪式的会堂。事实上,瓦吉德是在1863年用于与其家人一起纪念回历新年(Muharram)而建造了这座会堂。这栋单层建筑带有扇形拱门、绿色百叶门和铸铁栏杆。

沙亨沙米尔扎

西卜泰纳巴德伊曼巴拉

这位君主对财富于奢华的痴迷可以在他的坟墓所在的西卜泰纳巴德伊曼巴拉(Sibtainabad Imambara)得以一窥。这座建于1864年的建筑是勒克瑙的巴达伊曼巴拉(Bada Imambara)的复制品,虽然规模要小得多。从其抛光的大理石地板、比利时制造的玻璃灯和由瓦吉德亲自从勒克瑙带来的华丽纺织品中,人们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它的富丽堂皇。正门上方是阿瓦德帝国的盾形纹章,上面是一只张开的手掌,叫做哈姆萨之手hamsa hand),象征着伊斯兰教中最神圣的五个人。墙壁上装饰着瓦吉德所著诗歌中的诗句和伊斯兰传说中的形象。屋内还有一个陈列柜,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其中包括一本据说是瓦吉德亲手抄写的《古兰经》。

 

乌姆达玛哈尔伊曼巴拉

乌姆达玛哈尔(Begum Umda Mahal)的伊曼巴拉是为瓦吉德生前的一位孟加拉妻子而建的。伊玛姆巴拉位于锡伯坦纳巴德伊玛姆巴拉(Sibtainabad Imambara)以西,其外观因年久失修而残缺不全。其内饰虽已被岁月摧残,流露出的当年风采仍令人惊叹。然而,这位君主在勒克瑙的遗迹几乎荡然无存,大多数皇室文物要么被毁,要么被偷,要么被陈列在某个博物馆里。米尔扎说:在他死后,这些著名的遗产被拆除,往日的辉煌荡然无存。然而,米尔扎仍怀有一线希望。加尔各答踏着历史,一路走来。许多城市遗产的修复工作正在进行中,也许哪天这份我祖先帝国所遗留的荣耀也会枯木逢春,东山再起。米尔扎补充说。

阿扬德拉里 杜塔

一个充满激情的流浪者,一位职业的语言大师,一名自学成才的家庭厨师——探索新的地域,书籍,茶和艾达(Adda)几乎就是阿扬德里(Ayandrali)生活的全部。她对事物的好奇心是她不断探索的动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