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

巩固友谊之路

第05期, 2020

巩固友谊之路

戈帕尔克里什纳•甘地 |作者

第05期, 2020


印度和斯里兰卡在最近举行的两国总理虚拟峰会上重申了两国的深厚关系。值此之际,前外交官戈帕尔克里什纳•甘地回顾了前外交部长、已故的贾斯万特•辛格(Jaswant Singh)提出的倡议及其对两个邻国关系目前的影响。

斯里兰卡在整个1990年代都处于一种严峻的局势中。到2000年,当时的斯里兰卡总统钱德里卡•班达拉奈克•库马拉通加(Chandrika Bandaranaike Kumaratunga),在军事、政治和个人方面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分离主义组织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LTTE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不受控制,动荡不安,坏事做尽。有着其印度维和部队(Indian Peace Keeping Force)的经验,加上印度前总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遇刺事件的精神烙印,印度时刻关注着斯里兰卡动荡的局势。有关“武装干预”的建议亦常被提起。

当时印度总理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Atal Bihari Vajpayee)在喜马偕尔邦克朗(Kelang)发表的演讲中驳斥了这些观点,并表示:“我们愿意帮助(斯里)兰卡([Sri] Lanka)。但兰卡(Lanka)也必须改变其关于其居民和泰米尔公民的政策。我们就此正在同斯里兰卡进行对话。我们目前达成共识的是,解决办法将会出现。”20008月,我被任命为印度驻斯里兰卡高级专员,当时贾斯万特•辛格(Jaswant Singh)是印度政府的外交部长(EAMExternal Affairs Minister)。有一次,我打电话给辛格(Singh)外交部长。那时的他刚在前一天晚上从斯里兰卡访问回来,因此他对我讲述了他对那里局势的新体验。他说:“钱德里卡(Chandrika)是个勇敢的女人。她失去了她的丈夫,遭受了人身攻击,经历过军事逆转。然而,她始终坚定不移。她对士气低落的军队首领们说,‘我们必须反击’。她言出必行。”然后,他引用了史诗《拉玛克里玛那斯》(的其中一章)阿拉尼亚•坎达(Aranya Kanda)中图尔西达斯(Tulsidas)的话:“dhiraj, dharma, mitra aru nari, apad kala parakhiye chari(勇气、正义、友谊和广大女性正在危机中接受考验)”。

斯里兰卡贾夫纳(Jaffna)的纳鲁尔•坎达斯瓦米•科维尔神庙(Nallur Kandaswamy Kovil Temple)的泰米尔印度教信徒。这个岛国泰米尔人口众多,在双边峰会期间,总理莫迪(Modi)呼吁全面执行斯里兰卡新政府的宪法规定,以确保将权力下放给泰米尔少数民族群体。

我曾问过,猛虎组织(LTTE)是否有可能接受放弃伊拉姆(Eelam)的提议。“不可能”,他说。“对普拉巴卡兰(Prabhakaran)(猛虎组织首领)来说,这种解决办法不是他想要的解决办法。对他来说,需要的是长期的对抗。为了生存,他必须让冲突继续下去。”他补充说,“但是,我们仍必须继续努力(寻找解决方案)。(我们必须)鼓励制定一个能够得到广泛接受的方案。”他把自己的思考扩展到了泰米尔关键问题之外,他说,“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使命和代表的中心放到贾夫纳(Jaffna)、泰米尔人和猛虎组织(LTTE)之上。我们和斯里兰卡之间还有着很多联系。比如对佛教的信仰。比如与奥迪萨(Odisha)、安得拉(Andhra)(邦)和喀拉拉(Kerala)的文化联系。”双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接着说道;“我们在那里执行任务的同时,应该带回一些笑声和欢乐。现在的悲观情绪实在太多了。”这是我在科伦坡(Colombo)任职期间经历过的一件难忘的事。

外交部长(EAM)使我能够从一个敏锐的角度去看待这个充满忧患的岛国、其泰米尔人民完全合法的愿望、他们的民主领导人为达成一个“减去伊拉姆”的解决方案而进行政治对话的努力(这种解决方案能以联邦制的文字和精神实现真正和令人满意的权力下放,给该岛北部和东部共同的身份和命运感)、钱德里卡(Chandrika)政府与斯里兰卡反对派达成共识所做出的努力,而在进行这一切的同时还面临着猛虎组织(LTTE)残酷且危险的顽抗问题。

总理莫迪(Modi)欢迎斯里兰卡前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参加 2018 年在新德里举行的国际太阳能联盟(International Solar Alliance)的成立大会。

恐怖主义狂热的岁月现已成为斯里兰卡的过去。20209月,随着贾斯万特•辛格(Jaswant Singh)与病魔抗争六年后生命到达尾声,两个邻国举行了虚拟双边峰会,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和斯里兰卡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就一系列广泛的议题进行了讨论。总理莫迪(Modi)提到了印度政府的邻里优先政策和地区所有国家的安全与增长(SAGARSecurity And Growth for All in the Region)理论,由此强调印度希望优先发展与斯里兰卡的关系。印度总理宣布拨款1500万美元,用于促进印度和斯里兰卡之间的佛教关系。莫迪总理敦促斯里兰卡政府在统一的斯里兰卡内实现泰米尔人民对平等、正义、和平和尊重的愿望,包括通过实施斯里兰卡宪法第13修正案来推进和解进程。两位领导人达成的协议印证了贾斯万特•辛格(Jaswant Singh)愿景的正确性。呼吁斯里兰卡新政府“努力在一个统一的斯里兰卡实现泰米尔人对平等、正义、和平与尊严的期望”正是贾斯万特•辛格希望看到和听到的。他会因印度宣布拨款以加强两国的佛教关系而深感欣慰。莫迪(Modi)和拉贾帕克萨(Rajapaksa)之间的协议与前总理瓦杰帕伊(Vajpayee20年前在克朗(Kelang)与贾斯万特•辛格(Jaswant Singh)向我重申的方法有机地联系在一起。那是印度对斯里兰卡一贯奉行的政策,就是贾斯万特•辛格多年前曾给我引述过的,图利西达斯(Tulsidas)所说的“mitra”(朋友)。

戈帕尔克里什纳•甘地

外交官兼作家戈帕尔克里什纳•甘地(Gopalkrishna Gandhi)曾任斯里兰卡高级专员(2000年),并担任西孟加拉邦州长(2004至2009年)。他也是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的孙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