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孤独的故事

第05期, 2019

孤独的故事

维纳亚克·苏里亚·斯瓦米 |作者

第05期, 2019


一边是拉胡尔山谷生机勃勃的植物群,另一边是品谷丰富多样的动物群,西边是库鲁山谷,南边是金瑙尔,斯皮蒂的寒冷沙漠是踏上自我发现之旅的完美目的地。

大自然一直对斯匹提——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的一个小山谷极为仁慈。这里是一片荒无人烟却又出离纷扰人世的天堂,被喜马拉雅山白雪皑皑的锯齿状山峰分隔开来,又被陡峭的山路连接在一起。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从新德里踏上了前往斯皮蒂山谷的旅程。因为我是独自一人背包旅行,所以我决定沿途去一些不太知名的目的地,不让我的经历被那些之前走过这些路的人所定义。我的第一程是从新德里到昌迪加尔,大约花费了2036个小时。之后,我来到了第一站雷贡佩奥,简称佩奥。巴士终点站是一个造型简单的建筑,有一名HRTC (希马查尔道路运输公司)的工作人员负责售票。汽车在每一个急转弯处都响起了以宝莱坞为主题的喇叭声,然后向斯皮提谷(Spiti valley)驶去,沿途风景如画。随着路越来越陡,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稀薄。窗外的绿色变成了棕色,成荫的山林被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陡峭荒山所取代,若隐若现的山峰似乎近在眼前。山坡上不时会出现一些白色的、有时是金色的小斑点,但当我们走近时,便会发现那原来是山中的佛寺。一位同行的旅客,一位年轻的僧人,自告奋勇当我的导游,向我介绍西藏独特的建筑艺术!尽管我当时正在前往被许多人称为最难居住的地方的旅途中,但当地人的热情极大地鼓舞了我。从穿着校服的孩子到穿着紫红色僧袍的和尚,每个人都很乐意为我提供向导。在坐了六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后,我决定在一个叫纳科的小村庄停下来过夜。纳科是一个宁静的小镇,由一片建在湖边的传统西藏泥屋组成,俯瞰着以其名字命名的寺庙。尽管纳科提供了旅行者需要的一切舒适,但它却散发着一种亘古不变的气息。在纳科,我结交了山谷里的第一批朋友,而且我至今仍与这些朋友保持着联系。

一座将泰陵村和穿过品谷国家公园的主干道连接起来的小桥

第二天一早,我就动身前往斯皮蒂的行政中心卡扎,体验山谷中的生活。我决定挤上一辆当地的补给车,这辆车在前往卡扎的途中会在每个村庄停下来。途中,我在昌戈和桑多作了短暂停留,我们的随行人员停下来吃了些小吃,并与驻扎在那里的武警部队的人员交流了一些趣闻轶事。当卡车停在寺庙前时,过来领取物资的僧侣与我进行了热情的交谈,这让我得以一窥他们朴素简单的生活。塔博的寺庙约有1000年历史,令人叹为观止。与其他地方宏伟的寺院建筑不同,塔博贡巴以其低矮的寺庙提供了一种谦卑的视角来看待佛教。

日落时分,风景如画的基贡帕寺(海拔4166米)

我在晚上8点到达卡扎,前往“胡子旅社”(Moustache Hostel),这是我接下来一周的住所。在那里,我遇到了罗希特,一位来自拉胡尔的店主,总是面带微笑。与当地人一样,他给我喝了一种用沙棘(该地区的一种本土浆果)制成的特殊的茶,让我一扫旅途的疲惫。当我坐下来享用热腾腾的晚餐时,我意识到,这趟穿越世界上最寒冷的沙漠之一,同时还要与变化无常的气候作斗争的旅程,可能会极具挑战性。但这种快乐是无与伦比的——在海拔3800米的地方,裹着舒适的毯子,喝着热茶,和一群一周前还不认识的人谈笑风生。他们热情的接纳了我,并向我敞开了他们的心灵和家园。第二天,当我一睁开眼睛,迎接我便的是窗外明媚的阳光,和斯皮提山谷连绵起伏的群峰。整个旅社充满了活跃的气氛,因为每个人都想趁着这完美的天气出去游览当地的热门景点。而我选择了一种不同的方式。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沙棘茶,我前往露台,在那里享用了一顿简单的早餐,随后,罗希特也加入了我的行列。他打断了我“想要享受一个人清静”的解释,建议我去70公里外的品谷国家公园(Pin Valley National Park)参观参观,并慷慨地把他72年的恩菲尔德(Enfield)借给了我。在给这头50岁的野兽进行短暂热身之后,我慢慢开始加速,开始了我一生中最美丽的旅程。与斯比提不同,品谷山峦叠嶂,漫山遍野遍是五颜六色的鲜花,令人惊叹。这条道机动车道一直延伸到穆德村,我把摩托车停在那里,然后继续步行前往宾巴隘口,以测试我的体能。

希金的邮局。它位于海拔14567英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邮局

虽然仅仅过了一个小时,我便因为这海拔4000米地区稀薄的空气而气喘吁吁,但我还是偶然看到了独特的喜马拉雅野山羊,一种当地特有的稀有品种的有角高山山羊。唉,我所能做的就是趁他它好奇地盯着我看的时候拍张照,但它转头就飞奔回周围陡峭的山坡上。

在我回来的路上,我穿过卡扎,继续前往希金村。希金距卡扎约25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邮局所在地(约15000英尺)。当我开始沿着陡峭蜿蜒的道路前往卡扎时,已是黄昏时分,那些曾经坚定地守护这一片世外桃源的谷中群峰此刻也似乎显得有些疲惫。就是在这里,在这条狭窄但维护良好的道路上,落日的余晖映衬着荒凉的山景,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些短短的距离的重要性。正是这一个个一小时的步行之旅,让人们和文化保持联系(无论多么遥远)然后继续留存下去。

第二天,我选择租了一辆小型摩托车来探索斯皮蒂。我的第一站是基贡巴,这是斯皮蒂山谷最大的寺院之一。当我走进祈祷厅时,舒适的室内装饰和节奏优美的圣歌立刻让我平静下来。基贡巴的僧侣们为我打开了一间古老的冥想室。这些冥想室只有一缕阳光从屋子一角的小窗户照射进来,是反思自我、认识自我的完美环境。

从平谷国家公园的穆德村离开的道路。穆德,与大多数其他跨喜马拉雅地区的偏远村庄一样,是在荒凉、陡峭的岩石地质景观中的一片富庶的灌溉绿洲。

当我开始这次旅行的时候,我曾想过我是否会有一个好的故事来讲述,但是那天晚上坐在罗希特古老而又巨大的餐桌前,我意识到我只需要抬头看一看,就会发现故事就在那里:一个一生的旅行故事!

热门景点

品谷国家公园

品谷国家公园坐落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之间,是各种动植物的家园,与斯皮蒂地区的干旱景观截然不同。公园里有一条机动车道路,一直延伸到公园外围的穆德(Mudh)村。

距离卡扎49公里

基贡巴寺

基贡巴寺是斯皮提最大的寺院,建在一个圆锥形的小山丘上。由于其独特的建筑风格,整个建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加固的堡垒。基贡巴寺有将近350名僧侣和学生。

距离卡扎16公里

昌达尔塔尔湖

坐落于海拔4270米的高处,这座冰川湖位于从马纳利到卡扎的公路上,可以看到周围连绵起伏绵的群山,以在山峰在清澈的水中镜面般的倒影。晚上,你还可以在这里进行露天露营,在点点星光下尽情享受这难得的宁静。你还可以徒步1012公里的去湖边,欣赏一路上大自然的美景。

距离卡扎85公里

维纳亚克·苏里亚·斯瓦米

维纳亚克·苏里亚·斯瓦米(Vinayak Surya Swami)是一名驻德里记者。他拥有机械工程学位,曾在印度海军做过造船学徒。他从十几岁起就开始做兼职作家,之后转而从事新闻工作,在写作和旅行中追求自己的乐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