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鉴古知今

第01期, 2020

鉴古知今

高塔姆·乔贝 |作者

第01期, 2020


从圣雄甘地的教诲中,人们可以找到若干应对当今世界挑战的现成路线图。甘地认为政治是一种通过植根于真理的原则和实践为人类服务的职业。今天,暴力似乎是威胁我们生存的所有危险中最大的一个。在世界各地,政府和国际机构都在积极制定战略,以防止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扩散。如果要使真理成为社会和政府为提升受压迫者地位、赋予被剥夺者权力和保障普遍公正而颁布的每一项政策的指导思想,暴力就不应成为这些计划的一部分:既不应作为一种手段,也不应作为一种临时战略。对甘地来说,真理和暴力在根本上是对立的。因此,诉诸暴力,即使是短暂的一瞬间,也无异于拥抱谎言。反过来,这也意味着对服务人类这一更大目标的忽视。

甘地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没有理由将方法与目标分离开来。他认为,崇高的目标只能通过崇高的手段来实现。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甘地对真理和非暴力的承诺不仅仅是对一套抽象理念的哲学承诺。甘地出生于拉杰科特王国的一个官员家族,由于这一关系,他从幼年起便深谙治国之道。在他辉煌的政治生涯中,他从未低估过国家对其公民福祉的中心作用。在反思其所处时代的暴力政治对抗问题时,甘地认为,试图摆脱一个妨碍自己的人只会让人产生一种虚假又短暂的安全感。另一方面,与批评者沟通,研究分歧的原因,有可能会带来持久的休战。

生态可持续性与印度展望

毫无疑问,环境危机是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人们普遍认为,目前的危机正是人们肆意开发和消费自然资源的结果。这种行为主要源于一种重商主义哲学,这种哲学误导人们相信,只是成功地破译了其中的几条法则,就足以证明人类凌驾于自然之上。据舒马赫说(E F Schumacher),现代经济和发展模式将自然视为一种可消耗的收入,“现代人并不将自己视为自然的一部分,而是作为一种注定要支配和征服自然的外部力量”。

在吠陀哲学中,我们与自然的互动是以平衡和人类与环境不可分割的联系为指导的。《五卷书》的故事反复提醒我们,“如果一个人希望通过砍伐树木和伤害动物来到达天堂,那么通往地狱的道路是什么呢?”在古印度文学中,我们发现了一种对人类所身处的环境中的每一个元素——人、动物、植物、河流、山脉、土壤等等——都抱有同理心的态度。这种态度导致了一种文化,比如把砍树比作背叛朋友。在这种把自然视为家庭成员的信仰体系中,一种非剥削性,而是复原与重生性的消费理念也应运而生。对甘地来说,普拉克里提(Prakriti)这个词不仅象征着一种思想,还代表了一件事情的原始特征。当人们挥霍普拉克里提时,他们既破坏了环境,也破坏了自己。

如果我们回到甘地的普拉克里提思想,并通过他重拾古印度的环境哲学,我们一定会找到应对环境危机的策略和勇气。

高塔姆·乔贝

高塔姆•乔贝是一位学者、专栏作家和翻译家。他在德里大学教授英语,并撰写有关甘地、文化政治和印度文学的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